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数学-突然迷失方向》展览 艺术伴随科学,抽象与实体的碰撞,极度跨界的挑战

http://fondation.cartier.com/

图1: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数学-突然迷失方向》展览 海报 © Sebastian Kaulitzki Fotolia.com

创办于 1984 年的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Fondation Cartier pour l’art contemporain)是法国艺术界首个致力支持当代艺术的私人基金会。基金会自诞生伊始便以资助当代艺术创作、交流与展示,传播艺术知识为宗旨。它的创办还致使法国政府专门通过了一项令商业性赞助合法化的全新法令,对商业与艺术的结合起到了前所未有的推动作用。自1994年起,基金会空间设于巴黎十四区Raspail大道261号的玻璃金属混合建筑内。基金会每年在巴黎的空间内举办约5个展览,同时在国外举办2-3个基金会收藏品巡展。展览主题多元开放:绘画、影像、设计、摄影、时尚、音乐、甚至哲学。展览形式既有一个大主题下结合不同领域的群展,也有国际知名艺术家的大型个展。

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跨界办展早已不是第一次,但这次《数学-突然迷失方向》的主题实在让人发懵。然而展览的艺术家阵容是让人乍舌的“全明星”队伍。RAYMOND DEPARDON(雷蒙德帕东,法国知名摄影家)、TAKESHI KITANO(北野武)、 DAVID LYNCH(大卫林奇,美国知名电影人)、PATTI SMITH(佩蒂史密斯,美国知名音乐人及多元艺人)、HIROSHI SUGIMOTO(杉本博司)、TADANORI YOKOO(横尾忠则,日本著名平面设计艺术家),等等大人物的名号同时出现在展览宣传海报上(图 1)。就算是对数学完全不感兴趣的人,想必这激动人心的名单也能揽来众多膜拜者。

展览本身非常简单,1200平方米的5个展厅总共陈列了10件作品。展览同时又异常复杂,艺术语言、数学思维、哲学概念,无形与有形、抽象与具体……纵然展览指南详尽周到、负责解说的专员热情细心,这场展看下来,还是废了不少脑细胞。

带着对知识强烈的渴求、对办展理念的好奇、对基金会的喜爱,《艺术与投资》访问了《数学-突然迷失方向》 的副策展人Thomas Delamarre 和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元老、艺术品管理员Grazia Quaroni。

图2:《数学-突然迷失方向》 展览副策展人Thomas Delamarre

与Thomas Delamarre(图2,《数学-突然迷失方向》 副策展人的对话。

《艺术与投资》:在这场以数学为主题的展览中,当代艺术与数学是否有主次之分?

Thomas Delamarre(以下简称TD):我们从一开始就强调数学引导艺术创作。当我们联系到艺术家时,向他们表达了本次展览的主题,并阐述了在本次展览中数学或科学是被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艺术家们理解并接受与数学家们的合作,一位数学家对应一位艺术家。艺术家们首先需要聆听数学家们对自己专业领域的陈述和想法,以及数学家们想要从哪些层面向大众展示他们的理论。接下来由艺术家们利用艺术表现语言转化成作品面向大众。本次展览中除了Hiroshi Sugimoto的作品(图3)之外,其它作品均是为此展览特别创作的。

《艺术与投资》:这些特别为此次展览创作的作品是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向艺术家们发出邀约并在资金上支持的?

TD:是的。

《艺术与投资》:那我们是否可以说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在本次展览中扮演了一个“制作人”的角色?

TD:是的,并且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在每场展览中都是制作人。除了某些特殊情况外,大部分在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展出的作品都是特别为展览而创作的或是首次面向法国大众的。这是我们办展的基本理念:我们并不是要简单的陈列广为人知的作品,我们寻找更多的是主题性、原创性、根源性。

Sugimoto (杉本博司)《概念形状 011》2008 铝、镜子 300cmx70cm © Hiroshi Sugimoto

《艺术与投资》:在这次以一个科学主题为基本方向的展览中,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向艺术家约作品的过程应该略有艰难吧?(笑)

TD:本次展览的总策展人Hervé Chandès从一开始就瞄准已经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合作过的艺术家。原因有二,一方面是因为与合作过的伙伴在相互交流上会更容易,特别是在本次展览主题这么特殊的情况下,我们还需要大量的跟数学家们沟通,所以如果已经和一部分人是有默契的,这可以减少许多协调和理解上的麻烦;另一方面,因为这些艺术家的作品都曾在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展览过,他们认识并了解这个环境,这样便于他们创作出完全适合我们展览场地的作品。譬如David Lynch的作品(图4-6),虽然在作品创作的过程中,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洛杉矶,但由于他之前展览的经历使得他对我们基金会的空间了如指掌,如今我们展出的作品能让参观者充分感受到在空间上的运用完全是为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展厅的大小而量身定做的。如果从未在我们基金会展览过的艺术家是不可能如此优化空间利用的。

图4:David Lynch (大卫林奇) 《神秘的图书馆》 2011年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数学-突然迷失方向》展览实景

图5:大卫林奇 《神秘的图书馆》 2011年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数学-突然迷失方向》展览实景

图6:大卫林奇《神秘的图书馆》 2011年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数学-突然迷失方向》展览实景

本次展览总策展人Hervé Chandès在三年前就开始筹备今天的展览,并一直不确定这是一个可行的当代艺术展览主题。

Thomas Delamarre

《艺术与投资》:向艺术家约作品的时候,仅仅是向他们给出了展览的主题、或一个抽象的想法,还是有更多在细节上的解说?

TD:在这次展览上,我们和每位艺术家的沟通方式都略有不同。我们并没有定下强行的规定,当然最初的想法是一位艺术家对应一位数学家。但在实际操作上,由于大部分的艺术家都来自国外,所以只要艺术家有机会到巴黎,我们就会安排和数学家直接见面交流的机会。我们或许一起吃午饭,或许坐下来喝杯咖啡,就是在这种相对轻松的氛围下,艺术家能更自在的与数学家交谈。当然这种相互认识的方式需要大量的时间,本次展览总策展人Hervé Chandès在三年前就开始筹备今天的展览,并一直不确定这是一个可行的当代艺术展览主题(笑)。直到一年前,我们才开始最终确定艺术家和数学家名单,以及谁与谁对应等等。然而在作品创作上,也常是在集体讨论中见真知。譬如Raymond Depardon和Claudine Nougaret的影像作品(图7),他们一开始就知道将要创作影像作品,但是从哪个角度切入?用什么方式陈述?在一次与一位数学家Alain Connes的见面机会下,数学家聊起了并建议艺术家给每位数学家拍个小短片让他们自由表达。今天我们可以看到的这个影像作品正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又譬如David Lynch的作品,一开始我们特别为他准备了详尽的资料,包含各种有关数学的基本概念。我们同时也向他提供了数学家Misha Gromov关于几何学的理论。那时我们也不知道他会从这资料中得到什么启发,可是我们希望他能用他的表达方式创造出让大众能够理解的,以数学为基础的艺术作品。David Lynch用5个月的时间完成了今天我们看到的作品:立体几何式的外墙同时在构架上是符号“0”,象征着一切的开端。

图7:Raymond Depardon (雷蒙德帕东) 和Claudine Nougaret,《数学家的幸福》,2011(图中数学家Cédric Villani)2011年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数学-突然迷失方向》展览实景 © Raymond Depardon-Magnum Photos

《艺术与投资》刚才我们谈到这个展览筹备了三年,那么展览主题最初的想法是源自一个人还是一间机构?以及本次展览与法国高等科学研究所(Institut des Hautes Etudes Scientifiques – IHES)的合作是如何开始的?

TD:首先,关于策划与数学有关的展览的想法是来自于我们基金会的总策展人Hervé Chandès。并且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举办的展览从来就不是墨守陈规的。在我们所做的展览中,最根本、最核心当然是当代艺术。可除此之外,我们也寻找当代艺术与其它行业“混搭”的可能性,比如当代艺术与时尚,当代艺术与哲学,当代艺术与摇滚音乐等等。我们可以在当代艺术以外的世界寻找主题,但各式专题展的本身始终立足于推广当代艺术家和当代艺术语言。例如三年前我们曾办过名为《故土》的展览,由电影人Raymond Depardon用影像手段进行艺术创作,但在主题的思考和讨论上,我们邀请了著名的哲学家与艺术家对话。我们希望每场展览都能拥有一定的教育性,为大众提供另一种思维方式。正是在这个艺术跨界的政策实施下,Hervé Chandès有了想要尝试当代艺术与科学碰撞的想法。然而“科学”涵盖的范围非常广,该从哪个方面入手?Hervé Chandès和另一位策展人,同时是著名的天文学家Michel Cassé探讨过很多次,始终未果。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与数学家Nicole El Karoui(图8)见面并交流,最终敲定了数学这个主题。数学应该是在各个科学学科中最难用艺术手段挑战的,因为它是最抽象的,没有任何的图像可以与数学直接联系。如何在一个为当代艺术和图像语言创造的环境下诠释出抽象无形的数学思维?正如展览的名称《迷失方向》,“迷失”这一点变成最值得去探讨的。

《艺术与投资》在如此抽象的主题下,两层楼、五个展厅的空间共陈列十件作品,是否很冒险?

TD:冒险谈不上。我刚才谈到过,起初我们甚至认为数学主题的当代艺术展不可能办得起来。所以我们从未真正幻想过这个展将是什么样子、多少作品、如何布展......我们关心更多的是怎样去挑战抽象与具体的碰撞,如何将数学家、艺术家、和展览空间结合起来。此外,虽然作品数量不多,但如果将每件作品特别是影像作品从头至尾看完,其实需要不少的时间。记录片、影音作品、互动装置等等,我们其实很尽力为公众呈现更多的表现形式和思维方式。对我来说这个展览很充实(笑)。当然对于某些参观者,有的走马观花、有的看得一头雾水、有的认为信息量过大......并且这个展与传统当代艺术展的区别很大,首先要有一个非常放开的心态,也就是说不会对数学或其它科学学科有抵触情绪。其次这个展需要参观者相对主动,在一般当代艺术展走走停停看看的基础上,能够多一点反思。如今社会的图像爆炸使得大众接受讯息时处在被动的位置。这个展正是鼓励大家稍作努力变“被”为“主”,去思考。

图8:Raymond Depardon (雷蒙德帕东) 和Claudine Nougaret,《数学家的幸福》,2011 (图中数学家Nicole El Karoui)2011年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数学-突然迷失方向》展览实景 © Raymond Depardon-Magnum Photos

我们一直强调这场展览的作者是数学家们,艺术家们是扮演“伴随者”的角色。

Thomas Delamarre

艺术与投资》我们谈到了抽象,谈到了思考,这个展是不是还有些哲学含意?

TD:当然,数学和哲学不分家。它们都是在找寻一个观念。比如数学有即成的公式,但这些公式最初的根源就是数学家们要证明的观念。如果回顾历史,古欧洲许多科学家同时也是哲学家。譬如伽利略,是数学家也是哲学家。在我们这场展览中,数学家们在Raymond Depardon的影片里陈述的也不纯粹是数学思维,他们讲述更多的是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和追求,以及如何利用数学来证明他们的理念。这个过程其实更多的是哲学思维方式。如影片中数学家Nicole El Karoui阐述她的专业——概率,她完全没有例举任何关于概率的公式,而是讲述机遇、巧合是否存在并如何衡量等回归根源的哲学问题。

《艺术与投资》《数学-突然迷失方向》这场当代艺术展幕后真正的艺术家其实是数学家?

TD:完全如此。我们一直强调这场展览的作者是数学家们,艺术家们是扮演“伴随者”的角色。当然艺术家们也是作者因为他们创作了艺术品,但是最初的理念以及方向的决定都是由数学家们拍板的。为这场展览发表的各种文章刊物都由数学家们过目并修改:参观指南、展览画册、新闻稿等等……毕竟数学是一门高精钻的学文,太难驾驭。当我们每次走偏了、远了,数学家们的修改意见总是会把我们拉回科学的轨道上。甚至我个人有一个“奇观”的观点(笑),我认为在这场展览上我们不应该考虑太多的艺术。在这三年的交流过程中,我们从来都是把数学放在第一位,艺术只是表达无形理念的有形工具。诚然,每位艺术家都有自己强烈的艺术风格及各自的创作语言,但如今呈现出来的所有作品最初都源自数学家们的构想。

如何用当代艺术语言诠释出抽象无形的数学思维?这是最大的挑战。

Thomas Delamarre

图9: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元老、艺术品管理员Grazia Quaroni

与Grazia Quaroni(图 9,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艺术品管理员的对话。

《艺术与投资》:这是本刊首次报道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所以请容许我先从最基本的问题开始。能说说基金会的成立的缘由吗?

Grazia Quaroni(以下简称GQ):1984年,已是知名的艺术品收藏家、卡地亚集团总裁Alain Dominique Perrin希望卡地亚这个品牌保持年轻的形象,于是成立了藉由赞助当代艺术让卡地亚这个品牌始终立足“当下”的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成立至今已近30年,设立在巴黎14区的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一直保持着独立自由的制度:展览安排、活动策划、人员调度等各项事宜基金会有全部的决定权。在员工上,基金会拥有自己的策展人、艺术史学家和艺术品收藏专员。纵然卡地亚基金会与卡地亚品牌从理论上说是两个独立的机构,但基金会创立的目的是为品牌打造一个新的对外宣传的平台。

《艺术与投资》:您所说的宣传具体确指的是什么?对品牌市场影响力的宣传?对品牌营销上的宣传?

GQ: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是为了建立卡地亚常青的国际品牌形象。不老品牌,立足当下,放眼未来。所以卡地亚选择了艺术,并且是走在前端的当代艺术。

《艺术与投资》: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通常的操作模式和流程是什么?对于大众来说,基金会受追捧的是各个质量高、教育性强的专题展览。你们希望面向哪些观众群?展览策划是由谁决定的?

GQ: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的操作模式其实和博物馆类似。从观众群上来说,我们面向所有层面的大众。虽然这是一间私人艺术基金会,但我们成立的目的不只是为了保留给品牌的VIP们,也不只为了当代艺术圈的圈内人士。我们在每场展览中努力注入更多的教育性,从而让更多的人有兴趣。譬如目前关于数学的展览,当然这个主题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的。但是除了对艺术感兴趣的观众之外,这次的展览还能为我们带来与艺术相去甚远的其它领域的新的参观人群。在我们所做的展览中,既有邀请著名哲学家、科学家与艺术家合作的大型专题展,也有涵盖音乐、影像、设计、和时尚等的多元展。我们致力运用当代艺术的手段传播知识,这就是我说的教育性。我们可以说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是私人艺术机构,但它面向所有人。展览的策划是由基金会的艺术总监Hervé Chandès决定。我们有提出意见和建议的权利,但领导权和决定权在他。因为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是独立机构,我们相较卡地亚品牌更具知性。

《艺术与投资》:基金会有艺术指导部门,有专属的策展人,那么基金会还会和外界的策展人合作吗?

GQ:有时候会。基金会有三位艺术品管理员和三位策展人,但有时我们会和其它机构联合办展,这时我们就会与外部的策展人合作。这次数学展就有多位外界的策展人与我们合作。同时根据不同的展览我们还会邀请不同行业的专业顾问。基金会的选材政策开放且多元,但我们并不是行行都精通,我们经常需要其它行业专业人士的帮助。

《艺术与投资》:在刚才和Thomas Delamarre的交流中,我们谈到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除了展览之外还在经济上支持艺术家创作,基金会是名副其实的艺术品制作人?

GQ:是的他说的没错。基金会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寻找原创性当代艺术作品,资助当代艺术家的创作、交流与展示。我们已经拥有数量众多的收藏品,但不在巴黎的空间展出,而是在世界巡展。每年我们都有一个15人的艺术品收藏团队,他们来自世界各地,他们推荐并决定当年基金会新的藏品。这些作品并不是根据当时当代艺术圈的流行趋势,而是根据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当年展览的主题而定。当然由基金会资助创作的当代艺术品会被放在收藏提案最前面的位置。需要说明的是,基金会资助艺术家创作艺术品并在对应展览中展出,但展览结束后,艺术品还是属于艺术家的,所以我们需要在每年拓展新的收藏品的时机向艺术家提出收藏意向。这个操作模式对基金会来说是非常有利的。因为我们从作品的诞生一直到展出都相伴随行,也可以说这些作品是为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的风格和需求而量身定做的。一旦艺术家同意出售,基金会可以确保这件藏品是适合基金会的。

《艺术与投资》:在每年筹备的展览中,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都大量资助艺术家进行创作,那我们可以想象这是一个庞大的预算,能说说这个预算与整个基金会运作的预算比例,以及资金来源的情况吗?

GQ:预算比例上我不能告诉答案。资金来源上,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是完全倚靠卡地亚集团的。由于卡地亚基金会是卡地亚品牌形象最重要的宣传渠道之一,譬如各个展览、各个活动都有大量的媒体报道。我们除了在巴黎的空间定期筹办主题展览之外,基金会上千件的藏品以每年3-4场展览的巡展方式在世界各地如日本、德国、英国、摩洛哥等许多国家和地区展出。卡地亚集团清楚的知道卡地亚基金会全然不是一个艺术的乌托邦,基金会的高活动率给品牌形象做了很好的宣传,舆论力量为品牌带来的物质和/或非物质效益是不可估量的。这也是为什么卡地亚集团一直以来大量斥资出力来维持卡地亚基金会的运行。

《艺术与投资》: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接下来有什么发展计划或趋势?

GQ:发展计划……(思考中)……基金会目前推出了全新的官方网站,同时我们正在完成为iphone和ipad用户研发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的应用程序。因为基金会的主要目的在于为卡地亚的品牌形象进行宣传,我们必须和最新的高新技术宣传工具同步。也可以是我们是在发展中求发展。基金会新开设了一个部门就是发展部。在基金会发展、成长、壮大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此部门的必要性,于是把它从展览企划部分支出来。另一方面,再过2年,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就会迎来成立的第30周年,我们目前还在搜集各式提案中,但这一定是我们接下来的重头计划之一。

《艺术与投资》:基金会有没有往中国发展的计划?

GQ:如果问我们是否有在中国开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分部的计划,答案是否。而且我们也不会在世界其它任何地方设立分部。我们在巴黎的空间以及其获得的成功值得我们保持并继续。但如果说将我们的收藏品展在中国作为巡展的一站,为什么不?

《艺术与投资》:基金会有意向与中国艺术家合作吗?

GQ:我们一直致力与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合作,但不一定是中国艺术家,我们对国籍没有偏好。至于对艺术家的选择,我们有专人积极与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文化艺术机构对话,活跃在全球各种艺术沙龙和艺博会,或直接与艺术家交流、参观工作室等等方式。对于中国,我们曾试图联系过。其后发现中国的文化艺术机构或艺术圈的专业人士与艺术家的合作关系不像在欧洲这样紧密、透明化、系统化,我们很难找到真正可用的渠道去切实联系到我们感兴趣的艺术家。这非常可惜。当然我们能看到中国在当代艺术领域的配套系统正在慢慢的成熟起来:国际化的艺博会,知名的媒体,有经验的专业人士等等。这是个开放的过程,相信只是时间的问题。

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是为了建立卡地亚常青的国际品牌形象。

Grazia Quaroni

《Mathématiques-un dépaysement soudain /数学-突然迷失方向》

2011年10月21日至2012年3月18日

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

巴黎十四区Raspail大道261号



后记:

此展于2018年4月-7月,更名为"数学:陌生风景",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展出